★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mfav44.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官方推荐
彩票9.99
特码108倍
MG电子
现金棋牌
百人牛牛
在线捕鱼
真人对战
注册送188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优优体育
欧冠足球
欧洲杯🔥
棋牌游戏
开元棋牌
提款秒到
球赛直播
彩票体育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AG视讯
开元棋牌
PG电子
官方合营
首存即送
二存二送
极速存取
站长推荐
美女视讯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永利澳门
三存三送
秒提秒到
电子爆奖
连胜棋牌
美女视讯
贵族豪礼
站长推荐
嫩模服务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古典]风流媚

  第一回马雄贪色巧施计秋月命贱任郎欺

诗曰:
虽然用计千般巧,却是前生命里招。
自此成得美人身,朝朝寒食满房绕。
话说清朝乾隆年间,苏州为渔米之乡,在月桥左近有一渔户,姓赵名衣,娶妻张氏。生儿女一对,男叫泽良,女唤秋月,长子相貌堂堂,次女面目清秀,金童玉女,颇惹人爱。
这一年,泽良十五岁,秋月十二岁,张氏患疾,竟自死了,剩爷俩三人,靠打渔为生,那时兵戈满地,赋税繁重,他等渔户,每日纳课税四三十文。恰此,赵衣落疾,腿至残,不能打渔,遂失去生计,眼看钱尽粮断,一家子痛苦不堪。
这日,一家子正值犯难,忽由外走进一婆子,问了姓氏,道了缘由,原来婆子受人之托,来行善事,行善之人乃本地大富户马雄,往常已将秋月看在眼里,后打听到赵衣家犯难,遂派婆子来打探。婆子当下说道:“吾受马大人之托,来行善於你,别无其他,请老哥放心。”说着拿出三十两银子,递於赵衣,赵衣此时只有磕头而已,婆子又拉过秋月,抚其秀发,便道:“乖孩子,疼死我了。你今年十几岁了?”“我十三岁了。”婆子大喜,口里叫着“好好。”便自走去。
日后婆子常带来银子,先后竟有一百两之多,赵衣只是磕头谢恩,诚谢马大人菩萨心肠。
这日,婆子又来家中,后竟跟着马家管家崔二,只见婆子道:“道个喜来,你家小女秋月被我家老爷相中,此后不须辛苦操劳,自有好吃好喝。”赵衣明白,小女命贱,过去只是个任人使唤的佣人罢了。秋月尚不满十三,那能受人践踏,便说道:“小女尚小,怕其侍候不周,马家恩德,赵家没齿难忘,等泽良成人慢慢报恩。”崔二当下便道:“老爷吩咐,你不拿人来便把债偿清,共计本利二百两银子。你可想好,何须自找苦吃。”言毕,与婆子拉起秋月便走,秋月哭啼不止,终不济事,赵衣老泪纵横,痛苦不已,哥哥泽良怒目而视,却也无可奈何。
秋月来到马家,终日啼哭,马雄大怒,令人将她锁进柴房,伙房女佣刘二婆便来劝道:“姑娘,认命了罢,何必自找苦吃,穷苦人家能吃上口饭便罢了,勿须计较其他。”秋月想亦如此,认命罢,遂不再哭闹。马雄闻之,大喜,令人放出,更换衣裙,粉饰一番,秋月光彩照人。
当晚,马雄来到秋月房中,笑道:“你好好侍候本老爷,我定不会亏待你,今晚与我行事,我赏你银两二十,如何?”秋月粉面微红,不言语,暗地里寻思道:“命已至此,何不好生侍候,尚可得此赏钱。”秋月羞涩笑道:“我已是你的人了,你想如此便如此。”马雄大悦:“今认我将好好享用你也。”
言毕,一把搂起秋月有,径直至床上放下,扑在身上把香腮咂了几口中,又口对口儿,亲嘴咂舌,双手抚弄其身,秋月虽年纪尚小,却早已芳心顿开,春水汪汪了。秋月浑身趐软,又怕又惊,马雄乃采花高手,早已明白几分,三下两下解其衣裙,揉弄花心,直弄得春水长流,打湿香被,马雄见火候已到,掏出阳具,沿擦阴户,秋月一见那阳具,粗大无比,一尺多长,便央告起来:“不要。”马雄哪里肯听,照准花心,用力一耸,便进大截。秋月初次破身,疼痛难忍,连声哀求,马雄哪管她死活,一时兴起,便大抽大送起来。
秋月初次交欢,户内极紧,火烧般疼痛,马雄则甚感舒服,极力抽送。又弄有片时,秋月觉得不甚疼痛,有些意思,便放开心来,任他摆布,越弄越觉欢畅,淫兴勃发,止不住心肝乱叫。马雄愈发动火,更加用力抽送。有两个更次,牡丹露滴,方才住手,秋月早是落经狼藉,血流漂杵了。二人整好衣衫,秋月阴户小肿,走动未免有些疼痛,只得小躺回儿,马雄怜其身子,叫其安歇。
片时,秋月也下床来。马雄怜惜道:“初破身子,难免疼痛,少许再干,定会舒服,人间之乐,莫过於此。”秋月也觉如此,满怀欢喜,便笑道:“老爷,如今已属你了,以后由你便罢。”“这银两二十赏与你了。”马雄递钱过来,道:“对本大爷你日后可要好好侍候。”“是。”秋月应道,双手接进银两,递与美酒,马雄两杯下肚,淫兴大发,便抱着秋月,又欲行事。秋月含羞央告道:“老爷,我下身已小肿,待愈后,我定会全力侍候,有了今日,妾身已是你的了。”
马雄怜其身子,遂允。“小心肝,我也疼你,我随即令人好好侍候你,躺下安歇吧,心肝。”马雄说完出门,秋月也卧床安歇起来。
随后,一个叫娟儿的丫头进来,端着汤碗,见秋月便道:“姑娘,老爷叫你喝些参汤,补补身子。”秋月接过参汤,一勺下肚,一股暖气扑将全身,忽闻有人大叫一声,欲知此人是谁,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